憂鬱症的患者會開飛機去撞山?!

最近有一則報導是關於某個德國機師「疑似」蓄意開著飛機撞山。大多數的新聞多會著墨這名飛機駕駛生前的感情生活,甚至言之鑿鑿地報導他是長期的重鬱症患者。

對於這樣的新聞內容,我第一時間感到非常好奇: 憂鬱症和開飛機撞山有甚麼關係? 有些新聞媒體甚至把這個飛機駕駛比作是德國鄭捷,這讓我完全無法想像這之間的關聯性。

如果我們理性推斷事情的因果關係。那麼一個典型的憂鬱症可能會有思考的負面想法、可能會有想死的意念,同時可能會失去生活的活力、能量,睡眠、飲食情況會發生改變…等。我們無從以後見之明去推算這位機師生前的「憂鬱症狀」,而這些可能的症狀似乎都難以推斷和撞山事件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但媒體的文章卻隱然地導向一個推論: 憂鬱症的人是有某種危險性的。大眾習慣於把某種危險的行為背後的原因斷章取義和精神科診斷連結,或許這就是這位可憐的機師被稱作是「德國鄭捷」的一個原因。

社會大眾對於無法想像的行為,像是某個殺人犯光天化日下殺害他人的行為,很容易就會猜想是否這個人是有某種精神疾病。被拿來和鄭捷作類比,我想最可憐的恐怕還不是德國的副駕駛魯比茲,反而應該是那些揹負著「重鬱症」、「躁鬱症」這類精神科診斷的個案吧! 作為一個精神科醫師,我認識許多確診精神科診斷的病人,但在一般的接觸中,我並不覺得他們一定會比一般人來得更加危險。

過去在台灣有一群精神科醫師努力推行「精神病患去汙名化」的運動。這個運動的一個高峰是在去年成功把行之有年的「精神分裂症」這個疾病名稱更改作較中性的「思覺失調症」。但對於精神科個案的去汙名化,與其聚焦在名詞的改動,或許我們更應該關注新聞媒體傳遞令人悲痛的社會事件與精神疾病串連的「惡名」。

很多時候,我們給予事情一個名詞似乎就能夠簡單為大家說明一切。就像是我們在新聞事件中簡單把魯比茲先生冠上了「重度憂鬱症」這個疾病診斷,似乎就讓人覺得很容易了解整個事件的一切。但是,我所知道的重鬱症患者以及他們所作的行為從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一種單一解釋,而關於魯比茲先生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我想我們也需要更深入了解才有可能釐清整個事件的原因。

無論如何,即使我們能夠認定魯比茲生前患有重鬱症。我們也不能輕易地得到這樣的結論: 重鬱症的患者會開飛機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