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倍速療法時代? — 一解千萬愁

從上個世紀的50年代開始,陸續有治療憂鬱症的藥物被發現/發明。於是除了古典的文學、藝術,乃至於哲學之外,憂鬱症現在也越來越被以生物性的方式理解。到了1987年,抗憂鬱劑使用的歷史上第一個宣稱較傳統藥物更少副作用的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百憂解(Prozac, Fluoxetine)問世,百憂解成了抗憂鬱劑的第一個明星藥品。

百憂解屬於禮來藥廠,他們為這個後世幾乎成為抗憂鬱劑代名詞的藥品取了一個非常好的中文名字—百憂解。幾乎中文的使用者都能夠望文生義把這個藥物想像成可以一解百憂的仙丹妙藥。由於這個明星藥品的名氣,過去我不時會在診間遇到個案指名要使用這個能夠解除百憂的抗憂鬱劑。

禮來藥廠是特別會為他們的藥品取中文名字的藥商。在藥理學的進展下,新一代合併血清素與正腎上腺素再吸收的抑制劑接著被發明。禮來藥廠的新一代抗憂鬱劑為了延續百憂解的人氣,於是就命名作千憂解(Cymbalta, Duloxetine)。我想讀得懂中文的大家應該都會和我一樣一看到就會有這樣的想法: 千憂解會比百憂解更厲害十倍。我曾經遇到過原本已經長期使用百憂解的病人拿著報章對千憂解的介紹來問我: 是不是應該要換用更好十倍的藥物來治療?

劃時代的「發明」有的時候或許還比不上劃時代的「命名」。從藥理學的知識來看,千憂解當然不可能比百憂解更厲害十倍,雖然可能會因為不同的藥理機轉而對不同體質或病情的個案產生不同的幫助。但是我無法否定病患對藥物的想像中,渴望著病情好轉的期待。

事實上,後來當千憂解的專利權結束後,某個藥廠的同成分藥就巧妙發揮了原廠中文命名的精神,把自己的抗憂鬱劑命名作萬憂停。我很確定這個藥一定不會有相較百憂解百倍的治療效果。但我真誠地希望大家都能在治療中找到新的希望,無論那是來自於藥理機轉的療效,或者僅僅是因為「話語」的心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