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有感- 慢性疲勞症候群

「忙了一天,下班後只覺得疲倦,不管怎麼睡都睡不飽,整天都沒精神,偶爾還會失眠…」、

「全身痠痛,卻怎麼看醫生都沒有用,連止痛劑吃了效果也不好,讓人按摩就會有改善,但一天後又回復原狀…」

常常在診間裡面聽到青壯年的個案發出上述的主述;進一步詢問工作狀況,通常會得到「長期加班」,「工作壓力大」,「長期靠咖啡之類的提神飲料壓榨自己」等等特徵。此時我們就會將「慢性疲勞症候群」的診斷列入考量了。

Continue reading “五一勞動節有感- 慢性疲勞症候群"

為母則強的哀愁-生產與憂鬱

「大家都說這沒甚麼,剛生完的女人都會多愁善感,可是我還是好害怕…我每天都想這個想到睡不著,家人就說我不照顧自己跟寶寶的健康,我聽了更睡不著。嗚嗚…」個案低頭啜泣。

默默的遞過衛生紙,看著她稍稍擦拭了眼淚,我開口道:「看來你對於成為母親的角色有很大的壓力,是嗎? 」個案點點頭,我接著說: 「所以你今天來,除了希望我可以幫助你入眠外,還有甚麼其他的嗎?…”」
Continue reading “為母則強的哀愁-生產與憂鬱"

十倍速療法時代? — 一解千萬愁

從上個世紀的50年代開始,陸續有治療憂鬱症的藥物被發現/發明。於是除了古典的文學、藝術,乃至於哲學之外,憂鬱症現在也越來越被以生物性的方式理解。到了1987年,抗憂鬱劑使用的歷史上第一個宣稱較傳統藥物更少副作用的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百憂解(Prozac, Fluoxetine)問世,百憂解成了抗憂鬱劑的第一個明星藥品。 Continue reading “十倍速療法時代? — 一解千萬愁"